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中超 >

怎样评价莫言的小说?

2021-11-25 17:18 浏览:

霍老爷比较喜欢在自己不懂的地方装内行,之前怼姜文就怼得很扯淡,评价莫言也是这样。平心而论,说莫言写东西思想停留在20世纪乃至更早非常不负责任。莫言的《天堂蒜薹之歌》/《酒国》/《蛙》都是很好的讽刺作品,他说过自己很喜欢鲁迅,他的作品中对鲁迅的延续和化用也非常多,他在写作中继承和发扬了鲁迅的反思精神。不了解的可以读一下莫言的访谈,就写作而言,莫言称得上是忠厚长者,不藏私,非常诚恳,也很严肃,绝对不是一个裹足不前的人。他的长篇小说的写作不停地试图突破自己的极限,比较惜笔,每本都有变化。路内说他推荐世界级的华语小说作者会谈莫言和余华莫言时事评论,还是有道理的。

2016年时事以及评论_莫言时事评论_近期国内外时事播报及评论200字

从阅读感受上来说,莫言的长处在于感官层面近乎病态地细致雕琢。他写东西可以把人的感受通过想象放大十倍,描写汪洋恣肆。写吃、写酒、写色彩、写血腥,颇见功力,文字都在狂欢,看起来非常过瘾。在这种状态下的莫言是个纯粹的享乐主义者,他喜欢写,写得也好。当然这点争议也会比较大,很多人不赞成对于阴暗和病态的过度描写,觉得这样不道德。这种对享乐和肮脏的病态迷恋其实是莫言那代作家的共性,真饿过、真脏过,所以对吃、性、屎尿屁感触很深,喜欢把伤口撕给别人看。我国的很多人不太能够忍受虚无主义,无怪乎莫言的《酒国》和姜文的《一步之遥》恶评不断。我觉得这种状态下确实很能张扬作家的个性,他们能够任性地表达自己想说的东西。在这点上我还是愿意为狂人唱赞歌。

近期国内外时事播报及评论200字_2016年时事以及评论_莫言时事评论

马耳老师提到的思想和形式的探索是有道理的,我也想在这点上展开一下。

2016年时事以及评论_近期国内外时事播报及评论200字_莫言时事评论

如果找一个词汇来形容八十年代的文学运动,我选择爆炸这个词。我趋向于把那个时代的文学运动理解成为一种代偿,压抑了太久,爆炸一下让所有人加速,现代与后现代同时降临在人们的写作当中。这就导致很多作家在语言层面的探索推进了很多,但在思想上没有完成彻底的解放,必须谨小慎微地谈自己要谈的问题。我们可以把高行健和莫言理解成两种选择,高行健在《灵山》中已经完成了解构,而身处国内的莫言仍然要背负历史和政治的双重压力,束手束脚。谈论后现代本身需要现代主义的基础,这点对很多作家来说就太过超前,他们接受的知识教育和生存的周边环境依然处于前-现代的状态,他们就无法摆脱对这些资源的依赖去写东西。比如莫言在《蛙》里面就塑造了姑姑这样的失败的革命者形象,传统的乡村伦理仍然在当代中国人的生活中发挥着效力,女性的生育自由依然是问题,我们依然离鲁迅不远。还有就是莫言他们生活的时代刚刚从文学为政治服务的口号中解放出来,莫言他们依然不自觉地要在文学里承担传统知识分子的责任,限制了文学的自由发挥,让文学变成了对于特定的历史-政治问题的回应。即如《蛙》对计划生育的复盘,这是作为知识分子的特有关切。但在《蛙》当中没有道德主体可以承担历史评定的责任,传统的知识分子也加入到了盘剥当中,只好写一封封的长信向侵华日军的后裔忏悔莫言时事评论,莫言对知识分子身份的反思解构了近代以来塑造的历史叙事,文学甚至无力解决自身的问题,史诗的崩塌、一元价值的崩坏、道德的虚无,构成了写作者的后现代语境。这构成了莫言的二元性:写《酒国》喝酒和《檀香刑》酷刑的莫言是一个大胆的虚无主义者和享乐主义者,他在写中寻找快乐,他写作,他嘲讽,他怀疑一切;写《蛙》的莫言又是一个痛苦的怀疑主义者,想要为这种碎片化提供一种神话形态,甚至塑造了姑姑这种田园式拿破仑的形象,但姑姑也不能救赎什么,她只能向神秘的生命崇拜回归,无人得到解脱。

2016年时事以及评论_近期国内外时事播报及评论200字_莫言时事评论